鸢清是咕咕咕

您好这里是鸢清
圈名cn都叫鸢清
没错是个coser
就是人丑
不定时写各种段子啊片段啊这些的
刀乱/日v/n站唱见/文豪/楚留香/宝石之国
主要就这些吧…
总之幸会!然后也扩列!
企鹅1669979211

跟…跟风…

0评要哭√

请给我评论请给我评论请给我评论!!!!!!

【そらまふ】死亡三十题(21~30)

慢用。


———————————————————————


21.黄泉路上


并没有书中写的那样恐怖,这只是一条冗长的路。

却长到看不见尽头一样。

まふまふ一边走,一边思考着。


我是谁呢?

我曾是谁呢?

为何如此难受呢?

手心为何有一个环形的凹陷呢?


为什么,我在流泪呢?


22.落叶归根


是否所有事物在消逝之后都将回到源头?


まふまふ从黑暗中哭喊着消散,又从黑暗中哭喊着降生。


此时开始,再没有那个叫做“まふまふ”的少年了。

医生们为响亮的哭喊声鼓掌,一旁的母亲只是欣慰地微笑。


这已经,是另一个人的故事了。


23.空虚和黑暗


好冷。


这是そらる又一次醒来后的唯一感受。

日本已经入冬了,寒冷的空气在房间飘着,没有目标地攻击每一个触碰到的物品。

そらる的身边空空的,而往年那里却是一个吵吵闹闹要再睡一会儿的少年。


留下的只是黑暗和寂静。


“好冷。”


24.落满灰尘的个人物品


抬头看了看房间中积满了灰尘的四处。

吉他,台灯,沙发,电视,录音设备,电子琴,毛绒玩具。

简直像是被封存在了时光之中,若不是落满灰尘,绝对会觉得它们的主人马上会回来整理。


可惜,无稽之谈。


就连无聊买来的电音蝌蚪上都是厚厚一层灰,使劲捏一捏早已不能发出任何声音。


是不是有点太欠打扫了?


25.不再有生气的房间


“そらるさ——ん!我想吃布丁了!”

“そらるさん!陪我打游戏嘛…”


“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さん…再见。”

突然的梦过于真实,惊醒的そらる却不愿相信。

房间没了缠着他吵吵闹闹的小孩儿,没了和主人如出一辙的猫。


只有蜷缩在床上睡着又惊醒,半晌又缓缓睡去的そらる。

死循环。


そらる在压迫自己的精神。不知谁曾告诉他,在人的精神被压迫到一定程度出现异常时,可能会出现幻觉。

或许,可以看到爱人。


房子里,只有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快要疯了的そらる。


26.“对不起…”


“そらるさん对不起!把你的手办弄坏了!”

“对不起刚才误射了ww”

“对不起!”

“对不起——啊!”


“そらるさん对不起,不能陪着你了。”


27.执念


执念太深的人,最后都疯了。

そらる就是个例子。

他成功把自己逼疯了。


“まふまふ,PUBG要一起玩吗?”

男人晃了晃手里的手机,转身对着空无一物的地方。

“まふまふ——吃饭了!”

对着一桌丰盛,以及对面的空椅子。


仿佛你还在。

作为我的执念,永远在我身边。


28.我还在你身边


之后的日子,そらる永远在对着空气言语。

他的话前所未有的多,仿佛要来不及向谁交代什么一样。


朋友们早已见怪不怪,干脆不再管这个疯子,而他自己也不管,只是对着身旁的空气不停叫着“まふまふ”。


仿佛你还在我身边,仿佛你还没有离开我。

我只奢求一个假象,一个你还在暖阳下对我微笑的幻影。


29.该结束了


最近そらる的状态很奇怪。

他不再对着空气恋人自言自语了,他经常只是一个人坐在窗边。

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几天了,没有吃饭,没有说过话。

只靠着每天喝两口冰水吊命。


直到很久以后,久到三月的樱花轻巧地开了个缝。

そらる开口了,说出了几个月来的第一句话。


“まふまふ,我要来陪你了。”


30.晚安


在浴缸放了满满的温水,又将打碎的镜子碎片狠狠对着手腕砍下。


被温暖包围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


好像是在做梦,在云端与心中那个人无忧无虑。


“我睡会儿,晚安。”


那眼闭上,再没有睁开。


我无处寻你,却能忘记你。我不想去怨恨你。

说实话,我很想你。但我会这样将你我一同抹去。

这比起埋怨你,更让我受伤。

却比起思念你,更让我幸福。


そらる的胸膛上刻满了字,是他给那人再也看不到的惊喜。

“我来带你回家了。”

还有心脏位置那血淋淋的“まふまふ”。


【そらまふ】死亡三十题(11~20)

敢不敢信这是我三个小时的爆肝成果


———————————————————————


11.没能实现的心愿


まふまふ的手上,自始至终都攥着一枚戒指。


很精致,很漂亮。仔细看看,里面还刻着小小的“そらまふ”。


まふまふ死时将它握的很紧,以至于嵌进了皮肉,紧挨着骨头。

那是他要鼓起勇气,去换取そらる余生的信物。


只可惜永远也不会再有机会了。


12.再也握不到的手


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そらる每晚都会梦到まふまふ。然后哭喊着,一只手伸向空中。

“别走啊まふまふ!你这家伙给我回来啊!!”


这是梦话呢?还是最后的挽留呢?

不知道。


梦中笑着离别的那人,那伸出的手。

那温暖的,有些薄茧的手,再也握不到了。


13.无法割舍的人


要说まふまふ最割舍不下的人,可能就是そらる了吧。


吞下那些药之前,还在所有日常用品上贴了便签。冰箱里的食物盒上也都是字体飘逸的便签。


我不在了就没人照顾你了,所以要好好照顾自己。


14.死亡前最后一句话


“そらるさん…对不起。”

“还有,我爱你。”


15.头七


今天是まふまふ的头七。

他回来只是看看そらる,却不想餐桌上摆好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还有一个字条。

“吃完就走吧。”

这是そらる能做到的,最大限度地与まふまふ接触。

他不敢去看看まふまふ,也不能去。


只一晚不到,真如そらる所说。

まふまふ真的像是生前一样,听そらる的话吃完了最后一餐,收拾了碗筷,便走了。


桌上的便签不知何时多了几个字。

“好。そらるさん再见啦。”


16.请记住我


离开そらる家的まふまふ在大街上游荡,走过了他们一起开过演唱会的地方,走过了他们最爱去的餐厅。

まふまふ感到越来越痛苦了。


他像疯了一样冲回了そらる的家,他们以前的家。

木质的门板上被重重砸上几个字。

“请そらるさん不要忘了我。”


そらる听得清楚外面的动静,却也只能一个人缩在被子里。

没有人可以抱抱他,没有人可以安慰他。

身边没有那些温暖。


“那个臭混蛋…”


17.迎接死神


“你的时间到了。”


“好的,请带走我吧。”


走了两步,まふまふ转回了身,对着一片寂静的房子。

“そらるさん我出门啦!”


18.留恋


人总会在离死亡最近的时候后悔。

区别只是有些人来得及,有些人来不及。


まふまふ后悔了。

却是已经站在前往黄泉的小船上,晃晃悠悠。


他留恋着三月的樱花,七月的祭典,十二月的初雪…

还有那个会温柔地看着他,帮他整理好衣领的男子。


他后悔了,他不想死。

他还留恋着心中的那份美好,从早已干瘪的心脏,溢出了无神的瞳。


19.再见啦 大家


该面对的东西还是要面对,既然做了就要自己承担后果。

终于是到了最后的几分钟。


まふまふ此时都时间十分敏感,他数着时间一秒一秒失去,心里只是想着そらる。


“我不想…忘记そらるさん…。”


脑中的走马灯转着,一闪而过的父母,亲友,恋人。

在まふまふ端起那一碗汤时戛然而止。

“再见呀,大家。”


20.流逝的记忆


まふまふ只感到身子无比的轻,仿佛什么在从体内抽离。

是灵魂吗?显然不是。

那是占据了まふまふ心脏的,他的记忆。


充满了そらる,还有着小女生笔记般的备注。

那些话语也一句句闪过。


“如果没有遇到まふまふ的话我的人生可能不会是现在这样。”

慵懒中带些开心的嗓音突然在脑内响起,又迅速消失。


“最近好像爱上まふまふ了。”


“恶心。”


“恶心。”


一片寂静。

再也没有话语出现在まふまふ脑中了。

“再见,そらるさん。”

一滴泪滑落,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防弹少年团/田柾国】他的话语




对不起(憋笑


——————————————————————




田柾国附身过来,温热的鼻息喷在你的眼上,引得睫毛一阵轻颤。


他漂亮的唇动了动,流氓音色随之伴着他口中淡淡的薄荷香传来。








“啊尼啊塞哟 敲嫩 胖蛋骚年弹 黄根忙内 穷囧菇 一米大”


【宝石之国】【冬巡组】Spring Day

“…冬天就——拜托你了。”


磷叶石再一次地被噩梦惊醒了。这是春天以来,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被那相同内容的梦砸碎了心脏的位置,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喃喃那个已经不复存在的名字。


南极石离开很久了。


雪花飘落,又渐渐远去。


“想你了。”磷叶石喃喃着,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

“今天下雪了,冬天又开始了。”他放下了一朵花,如同那年一样。“月亮上是不是也下雪了呢?…”


“如果我能化作雪花,是不是就能快一点触碰到你了呢?”


雪花隔窗而落,却飘进了没有玻璃的缝隙,也落上了磷叶石的眼,被流出眼眶的合金捧了起来。

“古代生物的这种行为,有什么意义呢?你离开的那天也是…不受控制的从眼中流出了合金。亚历和庸医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想你,念你。


越来越多的雪花简直要用寒冷将磷叶石淹没,发上覆盖的晶莹让他像极了心中那人。

眼中是那样孤独,周边是那样寒冷。

久违地,磷叶石想要睡一会儿。他不敢睡,怕一直看着阳光下的南极石一遍遍破碎。

被寒冷围绕,却感觉像那人回来了一样。


感觉…他还在身边一样。


“——”

破碎的声音在房间中突兀响起。

再度抬起头,磷叶石胸前的一点衣服已经塌了进去。他砸碎了自己本该是心脏的位置。

是不是就可以…忘掉你了呢?


“南…极…?”

“南极…是谁?”

“南极…雪…冬日…”

“…”

空间里只留下了不停的抽噎声。

他无法忘记。

那天破碎在阳光下的尖细肢体,那跌进合金与自己早已融为一体的碎屑。

仿佛挥之不去的,恒久发光的星。那样的刺眼。


还要等待多久…还要熬过多少夜晚…


磷叶石不住颤抖着,明明不应有任何感觉。

“滚出我的记忆…好不好?”

明明一想起你,就是满溢而出的孤独。

我讨厌你。

想忘记你啊…


却还是放不开那手。


为什么…一定要是勇气呢…


雪花飘落,又渐渐远去。


想你,念你。


樱花要开了,寒冬也将远去。


阳光又一次照向磷叶石,惊走了他头上不知何时落上的透明晶体。

磷叶石睁开眼,提着剑走向了虚之岬,找到了辰砂。


“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月亮上?”


只要再等一会儿,再熬过几个夜晚。

我会来见你,会带你走。

直到这寒冬结束,春日来临的时候。

直到花开的时候,再等一会儿。


“再等等我,南极石。”


【そらまふ】突然性转猝不及防

今天对于そらる来说与平时没什么区别。

日程估计也就是平时的打游戏,和朋友商量新曲的灵感而已。

没办法,这人忙着涂地板把自己生日忘了。


就在这样的一个早晨,そらる从温暖的被窝里冒着当场去世的风险爬出来,半死不活走到卫生间。

怎么感觉变轻了?好像还比平时矮了?

虽然有点注意到,但是睡迷糊的そらる并没有把它们当作一回事。直到涂好洗面奶以后抬头瞅了一眼镜子。


诶好可爱的女孩子,还是巨乳。


等一下?


这他妈好像是面镜子啊…


“…?”そらる歪了歪头,长发掉下来一缕沾上了洗面奶的泡沫。

他盯着镜中的女孩,随即狠狠捏了捏自己的脸。


“嘶…”疼死了。


“…诶?”脱口而出的却并非自己用了二十九年三百六十四天的慵懒声音,是一个充满了疑惑的少女嗓音。


自己变成女孩子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吓坏了的そらる在手机上疯狂搜索着却始终一无所获,几次按亮了朋友们的line界面却又看着它们一次次暗下去。

そらる这个时候觉得,自己的人生在三十岁生日的前一天完蛋了。

而且是彻底完蛋,莫得转机那种。


好死不死的まふまふ看他一直没回line和推特以为他出了什么事。

事实也如此,却是不能让人知道的事而已。

然后まふまふ跑到そらる家,拿备用钥匙开了门,一开门看见正在研究自己的胸的そらる。


一开门在そらるさん的房间看到一个在揉自己胸的美少女怎么办?


“请…请问…?”

“啊!!出去!”刚伸了个手打算发问的まふまふ直接被红了脸的美少女下了逐客令,一头雾水地关门出去,过了大约二十多分钟才敲了敲门。

“请问…我可以进去吗?”ま·过度惊吓·ふ·那个美少女是谁そらるさん呢·ま·不过好可爱哦·ふ,二十七年的人生受到了冲击。

难道…そらるさん终于有女朋友了?!!


不不不不…まふまふ拍了拍脸,又在十分钟之后获得许可再一次打开门进了そらる的家。

“所以…请问您是?”压下心中一千个疑惑开口问着少女,而坐在对面一脸正经的少女深呼吸好几次,仿佛在做什么重大决定一样。


“まふまふ,”开口又是可爱的少御声音。“我,就是そらる。”


“哈????!”まふまふ站起了身,突然在别人家里说自己是家主未免有些太过分了,何况还是自己的朋友。“请不要开这种无聊的玩笑!您到底是哪位如果不说的话我会去您的学校查的!”

突然变凶好多的まふまふ让そらる又气又想笑,“不是…我真的是そらる。”于是生无可恋的そらる跟まふまふ复述了一遍早上发生的所有事,但是…


你觉得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正常青年会信这种小说里才会有的剧情?


“行了行了,你是哪个学校的?潜入别人家可不对。”

そらる要急哭了,然而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豆大的泪珠不断沿漂亮的脸滚下,少女的肩不停颤抖着。少女猛地抬起头对着まふまふ提高了声音。

“都说了我就是そらる你这个拆人手办的臭混蛋能不能听听人说话!!”带着哭腔的话语劈头盖脸砸来,そらる甚至开始一件一件数起了他们两人一起做过的事。


听着面前少女一句又一句地说着,甚至还像そらる一样习惯性地抱过了鱼糕抱枕像是泄愤一样使劲揉着。

说出来的甚至还是只有他们知道的一些事。


“那么…这位…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试探着开口。“是真的?”

“嗯哼。”そらる点了点头,不禁松了口气。这人现在越来越难忽悠了,事实都不信。


“まふまふ…你能不能帮我买点衣服…?总不是一直穿着这男友衬衫一样的东西?”そらる看了看自己雪白的大腿,又看了看撑起了衬衫的胸。

“そらるさん你只要今天不出门的话穿成这样也没关系哦。”


只是你自己想看吧你个臭混蛋。


所以就这样,そらる氏依旧穿着自己的衬衫在房子里到处晃悠。

“对了!そらるさん好像明天就是生日了来着!”まふまふ一拍大腿,“三十岁之前变成了美少女感觉如何?”そらる看着这欠揍的脸差点没想给他来一拳。

“拉黑你哦?”

“别别别别そらるさん我错了…”一听拉黑立马变乖的まふまふ再一次确认了面前这个腹黑抖s就是他的そらる。


结果实际上还是没什么太大变数,只是今天的まふまふ打游戏不敢靠在そらる身上,也不敢又嚷又喊地要そらる的膝枕。

怕出事。

打了一上午的游戏,到了下午まふまふ突然说有事要处理跑了。


于是变成了そらる一个人涂地板,顺便思考着自己的以后。

不知不觉一天也忘了吃饭就这么过去了。


夜里十一点多,正打游戏非常嗨的そらる又一次听到了门的响动,想想也是まふまふ回来了。

就是不知道大半夜回来干什么。


“そらるさん…”“什么?”

一个巨大的盒子挡住了そらる的视线。

“干什么啊你…挡住了…”そらる伸手拽着まふまふ的衣角,想要把这人拉开。

“你让开…让开…啊死了。”そらる将手柄扔在一旁。“干什么啊まふまふ…”


まふまふ掀开了大盒子的盖儿,从里面飞出了些蓝色的气球。一串串星星的小灯下罩着一个透明的盒子。

里面是个鱼糕模样的蛋糕,上面还坐着まふまふ和そらる样子的小人。

“很早之前做的是原本样子的そらるさん…今天这样的翻糖そらるさん来不及做了…”面前人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そらる有些怔住了,这才突然想起自己的生日,抬头看看表已是十二点整。

“啊…啊,谢谢。”そらる匆忙道了谢,感觉身体一阵加重。

“诶?”这是そらる用了三十年的懒散声音。


“そらるさん欢迎回来!!!!”まふまふ扑过去抱住了终于没了接触危险的那人。


“そらるさん生日快乐!!!”


大噶好
我是那个字最丑的
鸢咕咕

胆矾@HB to そらるさん:

大家好ww这次还是我们()

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拖到了整点果咩qwq

下面是各参与人员:

第一棒:七夏 @uni-鱼糕 快秃掉了 

第二棒:采桑 @采桑咕咕咕_殷灵世界第一可爱ww 

第三棒:小喵 

第四棒:yuin @ゆいん 

第五棒:冰糖 @uni_冰糖@ゆり 

第六棒:Emliyy @uni_Emilyy 

第七棒:我

第八棒:露露 @若见露 

第九棒:冷然 @uni_冷然 

第十棒:乔北 @乔北好困 

第十一棒:鸢清 @鸢清是咕咕咕 

第十二棒:红鲤 @_林寒涧肃_ 

第十三棒:团籽 @团籽 

第十四棒:知予 @知予@ひかない 

第十五棒:南风 @南风未起念你成疾 

【そらまふ】无声?有声?

吓死自己了…

请斟酌食用。

恐怖表现有√

万圣节的恐怖东西。

————————————————————————






“少爷,这是今早的早餐。”随着话音响起,まふまふ的眼硬生生被突如其来的阳光刺痛,缓缓睁开。

面前是穿戴整齐的执事,相比之下睡衣早已滑致胸前的まふまふ简直像个疯玩了一场后疲惫睡去的小孩。

まふまふ端过餐车上的茶细细品尝,而一旁的男人则为他更衣。

“我今晚有些要事需要处理,希望您能够给我些时间。”男人低着头,如同虔诚般托起少年白瓷般的足。

低头在足尖轻轻一吻,足以证明他的臣服。天鹅绒的触感轻轻攀附上小腿,直到在小腿肚上停下。随之附上的又是一个浅浅的吻,一阵酥痒让まふまふ感受到了隔着小腿袜传来的些许湿润感。

“还是有够恶趣味的啊,そらるさん。”

“这怎么可以?您直呼我的姓名就好,加上敬称让我这个区区仆人过于受宠若惊了。”被称为“そらるさん”的男人絮絮叨叨地纠正着人称,まふまふ却在他话音刚落随着金属袜扣的清脆一声陷入了思考。

至少,看上去是吧。

大多数事物依旧一如既往,まふまふ却在今天的德语课走了神。

“まふまふさん?まふまふさん!”挂着单片眼镜看起来一丝不苟的老师第三次过来用教鞭敲了敲まふまふ的手心。“德语是您作为一名贵族必学的!不然经商时如何交涉!”老师为这个平时学习认真的学生叹了口气。“可不要浪费了您父亲留下的财富和上帝给予的福分啊。”

まふまふ在想着,何时、如何能够逃出这金丝鸟笼。

却不知夜里将发生些什么。

在排满一日的课程中很快迎来落日,饭菜只是草草扒了两口就当完事。

まふまふ有些累了。

回到房间才发现那帮自己更衣,给自己递上牛奶的人今天并没有举着烛台敲开自己的房门。

“有点冷啊…”

起身站到窗前,今夜却不如白天的天气。乌云将天空堵塞,时不时突然的闪亮伴随着可怖的炸裂声。

突然地,目光被染上些许血色。

まふまふ拉住了窗帘,抱着膝盖在床上缩成了团。

刚才看到的光景仿佛被深深刻在了脑海。

雷声与雨声一同戛然而止,只留四周一片寂静。

还有水或是其它液体滴落的声音。

其余便是死一般的寂静,倒使那时急时缓的水流声格外刺耳。

まふまふ做梦都不敢想象他刚才看到的。

他也再没有勇气揭开窗帘的一角去窥探。

而且即便揭开,被猩红涂满的玻璃并不能看到什么。

まふまふ突然在死寂之中听到了,皮鞋触碰地板的声音。

“啪嗒,啪嗒。”

随后,是风过的声音。

再然后,まふまふ屏住了呼吸。

因为他听到了另一个,节奏不同的气流声。

还有,斧头被拖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

まふまふ不敢有什么动作,生怕被听到。

一切依旧在死寂之中,却被什么打破了。

“你…”只这一个尾音未落的字,是女仆的声音。

随后是斧头狠狠挥下破空的声音,还有“噗”地一声。

那是斧头被砸入人体,鲜血溅出的声音。

连悲鸣都未来及发出便软软地倒下,从此消失在世界上。生命就是如此脆弱。

まふまふ使劲捂住了嘴不让自己的恐惧被人发现。

桌上的八音盒却不知为何开始转动,悦耳的声音此时无比阴森。

声音很快被门外的人注意到,那人缓缓打开了まふまふ房间的门。

“吱——”往日一直都不会发出声音的木门此时却发出了无比刺耳的尖声,仿佛还掺杂了什么东西的笑声。

血腥味扑面而来,“啪嗒,啪嗒。”是血液吗?还是肉块掉在了地上,亦或是…?

まふまふ此刻被恐惧淹没,只是瞳孔在缓缓扩大开,好进入更多光线看清房间里的东西。

窗外突然的闪电一瞬照亮了房间,也让まふまふ看清了来人。

那是他的执事,却又不是。

一只眼球去了不知何处,头和身体仅靠一张皮松松垮垮地连着,看起来不知什么时候会掉。

那脸上是一个诡异的笑容。唇角几乎要咧到了耳根,苹果肌僵硬地浮在眼下,双眼死盯着まふまふ,不作任何举动。

然后,他突然离开了まふまふ床边。那个东西,绕到窗前弯下腰捡了什么。

“这下能看清了。”是一颗眼球,被狠狠按入了原本空洞黑暗的眼眶。

他绕了回来,继续以一只眼死盯着まふまふ,另一只眼只见眼白。

突然地一阵剧痛,まふまふ与女仆一样来不及反应。再回头,是墙上钟表的11:59,男人诡异的笑,不知何时转回了原位的眼球,还在向外冒血的男人的动脉。


————————————————

然后まふまふ顶着一身冷汗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他醒了。

桌上的八音盒不知为何在转动着。

看看表,11:58。

まふまふ的房间门被打开了。

“啪嗒,啪嗒”。

“少爷,您已经休息了吗?”
随之而来的,是斧头在大理石地面上拖行的声音。

来世江湖再见。


【そらまふ】死亡三十题(6~10)

梗源空间,授权有√



——————————————————————

6.最后一眼


そらる被硬从家里扯了出来。

他本来是不想来看まふまふ的,因为那已经不是他的まふまふ,那只是一个爬满了尸斑的僵硬身体。

真正看到的时候,そらる绷不住了。

他跪在地上大哭着,脸上的懒洋洋早已不在。

他哭到喘不上气,姿势早已变成了跪趴,在地上不停干呕着。


7.凭吊的人们


有很多人来为まふまふ凭吊。

他们看着被收拾出的几大箱物品,想着以前的事。

“啊,这是我送给まふくん的菠萝…从夏威夷带回来的,后来いろはちゃん好像很喜欢它。”luz伸手揉了揉趴在天月怀里的いろは。

“说起来,这是我给まふまふ那家伙买的耳机吧?”そらる将手伸向箱子的右边,轻轻取出了那价值不菲的物件。

“这东西花了我三十万啊,这个臭混蛋还没给我送回来。”そらる放下耳机,有些愤愤地念叨。

却背过身抬起了头,狠狠擦了擦眼睛周围。


8.遗照


蒙上黑白色的爽朗笑容有些不真切,这样笑着的人却已长眠与彼世。

そらる看着照片中那眉眼如画的人,恍惚间误以为听到了那声熟悉的“そらるさん”。

回头却空无一物,只是一块冰冷的石碑。


9.告别仪式


站成一圈围着不久之后便要化为灰烬的那人。

那人脸上青紫色的尸斑已被脂粉遮掩,穿戴整齐仿佛只是沉沉睡去了一样。

胸口却再不可能有起伏了。


10.没能说出口的那句话


在主持大声朗读着まふまふ的生平的声音,和まふまふ自己写的钢琴曲巨大的声音之下,在痛哭流涕的人们之后,そらる一个人站在角落。

他在哭吗?不知道。

そらる自己也不知道。

这里好吵,人好多,まふまふ那家伙会不舒服的吧。

“呐,是骗人的吧?这种恶作剧要玩到多少岁啊你。”

又一滴晶莹落在精致的手表上。

“我想你了…”

“我爱你,我不傲娇了,我会好好告诉你的…”



“你回来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