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清是咕咕咕

您好这里是鸢清
圈名cn都叫鸢清
没错是个coser
就是人丑
不定时写各种段子啊片段啊这些的
刀乱/日v/n站唱见/文豪/楚留香/宝石之国
主要就这些吧…
总之幸会!然后也扩列!
企鹅1669979211

【鸢清雨墨】我想要以后的每一个节日都能有你。

张嘴吃狗粮!
关于自己和自己的小cp(喜滋滋
我为什么每次想给你写在哪个节日的就一定会迟…
我是咕咕清,
我最喜欢安雨墨了。
你要不啥时候也来填充一下咱们的自家tag啊媳妇儿
@是个叫雨墨的孩子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记流水账,但我只是突然想回过头来细细想想我们之前一起走过的…应该是三个月了吧?毕竟7月2号你来加我的嘛ww那时候是一号我码了新的置顶吧好像…然后顾倏帮我扩了,你就来加我了。你当时好友请求说的啥来着我忘了(老年痴呆)不过你当时头像是茶太太的まふ,刚好列表严重缺失まふ厨的我就同意了ww
“您好这里鸢清”
“同好!”
你怎么这么可爱啊wwwwwww
当时稍微寒暄了几句套了个近乎,我去给朋友挑口红弧了你一会儿,回来就跟你balabala一大堆说请多指教ww我那是第一次跟别人扩列完说一大堆让请多指教噢。
然后又过了一小会儿你说要看电影了,大概是看完之后吧十一点多,你来跟我说晚安我就回了你一句,结果你又突然蹦出来一句“天使!!”
只是觉得这个妹子好可爱所以想要秒回而已啦ww
之后是一段时间的沉默。
我转了一条说说,大致内容是“想要深交的点赞,我和你击掌的话就开始我们的故事”,于是,和想象中一样,你还是秒赞,我逮着机会就赶紧击掌了ww那个时候我还是张口闭口叫你“小可爱”的来着ww后来变成“小雨墨”了来着…wwwww当时你来戳我小窗我慌的一匹,虽然看似稳如老狗。
疯狂找话题啊啊啊!!!!!
结果后来话题重心逐渐从まふ变成了生活。
我一直都很开心,你能像个小朋友一样给我说这说那。但是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啊,你给我发过一个妹儿的照片,很帅,身高感人ww但是你说你喜欢那个妹儿。(夭寿啦鸢不清吃闷醋啦)于是我就想“啊有喜欢的人了啊”于是沮丧了一天。
后来就是日常聊这聊那了ww几乎都变成无话不谈的啦。
嗯…15号的时候出了まふ,于是非常非常想和你远集于是就跟你说了,你发给我你出雷狮的照片的时候我就想啊,
“嚯,好可爱。”
于是那天把自己累傻了,最后看着玄默姐给撸的妆还没垮,赶紧在楼道里给你拍了远集ww
对不起呐,本来想一进场就给你拍来着ww
后来八月五号又出了一次まふ,是沧的妆面来着,那次比较帅气!!所以又在墙根根给你拍了远集,结果也被你夸了帅ww
每次给你发照骗你都吹我,我膨胀了怎么办诶?
话说回来啊,之前有一次跟你讨论国人素质问题,然后你截图放空间了,那个时候我有点又惊又喜吧ww看着自己的言论被放在别人空间贼刺激ww但是后来你经常在空间放我们的截图啦,我也习惯了,有时候还会点个赞转个发ww
每次给你说话我就觉得你好可爱啊好可爱,等到这份可爱叠加到无法再叠加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了。
我喜欢这个叫安雨墨的小姑娘。
但是你说过有喜欢的姑娘啊?所以我就说我也有cp哈哈哈哈ww实际上是共绿(不
结果我就那天晚上没压住,就在在你看来有cp的情况下,跟你表白了!(渣男鸢不清实锤(不!
我一开始忐忑得要死啊…怕你说我恶心啊,说我怎么的,怕你再也不理我。
所以一开始发的说说都很指向不明ww
我有一条除了你以外都可见的,是
“我喜欢上了一个叫安雨墨的姑娘,可是她好像不知道啊怎么办”。
结果鬼知道成功了啊??!
你晾我那会儿我快吓疯了知道吗!!
急哭了都ww(哭包鸢清实锤(不
于是,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啦!
还互相去了娘家并成功和两边打成一片ww
我那天登你的号续火看到了噢,我和本丸都被你置顶了。感谢你重视我和被我视为家人的那群人啊。
你成为我媳妇以后我就开始撒欢了,简直脱缰的野狗(不是)不知道有没有让你幻减哈哈哈哈哈ww实际上在你面前我是第一次能放下戒备,就完完全全的享受于聊天的过程的。

悄悄告诉你噢,我和你岳母说了我喜欢你我和你表白然后和你在一起了的事,猜猜我妈说啥?
她说啊,
“那你一定要努力,你本来就和别的小孩儿不一样你比他们聪明,你那么喜欢人家你就要让人家信任、等待一个值得的人你知道吗?既然你喜欢一个人,你就要学会很多,你要学会坚强,学会善待…学很多东西。所以你一定要变得优秀,要能拍着胸脯说,‘我配得上她’!”
这是我妈的原话。
所以呢,安雨墨,你家鸢二傻要成为配得上这么好的你的人。
等我毕业,拿着省级示范性高中的录取通知书来上海找你。

中秋节快乐,虽然迟了一点ww
我想要以后的每一个节日都能有你。

【そらまふ】离家出走的后果

第一次写了そらまふ!
预计后面还会有まふそら的车吧…(咕(打死
希望能够喜欢!
对了对了,各位喜欢什么口味的月饼呢?
(疯狂暗示


“そらるさん——”少年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不过很快被游戏的音效盖住了。

深蓝色头发的男人此时抱着手柄,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上的画面。黄绿色被紫色不断盖住,屏幕中间的小人死了一次又一次,3D的画面切换让まふまふ有些恶心。

男人丝毫没有听到身旁那人的呼唤,只是继续以可怕的手速搓着手柄,漂亮的黑色眸中各种鲜艳的颜色互相覆盖着。

“そら——る——さん!”男人身后那个男孩不满地嘟起了嘴,漂亮的手指在男人的脸上戳着。而那被称作“そらるさん”的男人还是不理他,只有手上的动作逐渐快出了残影。

不管是熊孩子还是天使,被惹怒了还是相当可怕的。

まふまふ生气了。

因为そらる沉迷涂地板不理他。

于是大魔法师使出了破坏魔法拆了そらる的手办。虽然实际上只是拔了个头。

而且大魔法师还非常帅气地离家出走了。

说是离家出走,其实也只是突然不打招呼地跑了出来,连该去哪都不知道的まふまふ只是在大街上到处游荡着,但是作为一个家里蹲,这让他十分不舒服。

到最后还是跑到了一个没人的小巷子里蹲着。

そらる这边就更不好了。

消灭完最终boss之后想要找刚才被自己冷落的小男朋友补偿一下道个歉,没想到回过头房间里空无一人。不仅是房间里,他在整个房子里都找不到心心念念的小家伙。そらる慌了。

“まふまふ那家伙到底到哪去了…”“那家伙在人太多的地方会想吐的吧。”“啧,到底跑到哪里去了手机都不带…”没错,まふまふ的手机此时乖乖地躺在床头柜上充电。房间里此时充斥着そらる的小声嘟囔,听得身后鱼糕抱枕的表情都仿佛更加无奈了。

不知道まふまふ到底会去了何处,そらる只是在房间里焦头烂额。过了好久才想起来给友人们打个电话一起寻找赌气的小朋友。
天月捞上了伊东歌词太郎,luz带上了还一脸茫然的kain,sou扯上了eve…总之,一大群家里蹲唱见就这样在大街上寻找起了まふまふ。

一路上认出他们的粉丝窃窃私语个不停,人群的吵闹和大街上汽车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吵得そらる几乎无法好好思考,找遍了小朋友可能去的所有地方都没有看到撅着嘴缩成一团的まふまふ,そらる此时正在爆炸的边缘。

经过长时间的寻找,天色已经被降低了亮度。没错,现在已经是晚饭时间了。
还在找。

而まふまふ小朋友这边呢?

某潮湿阴暗的小巷子,适合虫子老鼠这些家伙生长的地方可真是不适合这个爱干净的孩子。まふまふ在墙根处蹲着,抱紧双腿默默看着面前的蚂蚁跑来跑去。

“哈啊…そらるさん还没有找到我吗…”无意之间从唇间溢出了恋人的名字,又甩甩头将它抛到远处。

才不要原谅そらるさん。
哼。

蟑螂出现在视线里,巨大一只。
还仿佛打招呼一样对着自己动了动胡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惨叫着跳开的まふまふ引来了巷口的油腻中年大叔,后者看到まふまふ相貌可爱个子也高,晃了晃手臂上的肥肉就过来了。

“小哥牛郎店了解一下?”
这话竟是如同鸢清那个老妖婆一样熟悉!(不

某只社恐家里蹲被吓了一大跳,抱紧双腿往后缩了缩。“不了不了…”小声地拒绝着,而面前身材魁梧的人仿佛没有听到,还在向まふまふ的方向移动着。

中年人的靠近让まふまふ有些害怕,他又向后缩了缩,腿上一使力站起来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说是不运动的家里蹲,实际上运动神经还是不错的。毕竟是因为从楼梯上摔下来受了伤才不怎么运动的。

まふまふ久违地迈开长腿跑了起来,但是就在三四步之后突然顿住了。

“啧,真不让人省心啊。”

是熟悉的,自己的恋人そらる的声音。

黑洞洞的小巷子里只有这句小声冒出的话、几声闷响和まふまふ的右脚落在有点水的地面的声音。

那手上拿出了什么手帕的中年人随那些闷响的结束而倒在地上,水珠因被施加了重量而四处飞溅,滴在白色帆布上弄脏了まふまふ的鞋子。

“そらるさん…”
“你可真够让人能找的。”

明明是见了就会嗤之以鼻的英雄救美,发生在自己身上却感觉心跳都要漏了几拍。面前那人的小卷毛被风吹的轻轻抖了抖,有点炎热的天气长袖衣服却穿得整整齐齐,格外白皙的脸上漂亮的眼中容着有些不知所措的まふまふ。

“そらるさん对不起…”
…“我才是,对不起啊。”

两个人互相道歉,まふまふ按了按胸口缓下因惊吓而失去节奏的心跳,そらる在一旁暗暗庆幸自己的及时。

就在まふまふ安下心来准备跟着そらる回家的时候,小巷子突然变得吵闹了。

眼神越过面前的そらる向前看去。

这是来帮忙的吗?
帮忙就算了为什么还拖家带口的?
一对一对站的挺整齐的还…

“找到了まふくん就快点走吧,”luz顿了顿,“被大家发现啦。”眼神飘向巷口,好几个女孩在那里,不停向里面望着。

“好了好了要走了哦!”天月拉过まふまふ的手,声音一如既往充满阳光。“3!2!1!跑呀!!!!”

一群唱见大小伙子结伴奔跑着,引了无数侧目,也逐渐增加了后面跟着跑动的人。晚上的街道,一阵阵的大笑声会不会被月亮星星听到呢?

“咳咳…好久没这么跑过了…”甩掉了后面疯狂的粉丝,まふまふ此时站在自家的玄关看着瘫在沙发上回血的そらる。

“下次还跑不?”
“不跑了不跑了そらるさん我错了…”

书架上脖子上缠了胶带的手办不知看到了什么,面向了墙壁。

啊?你问我发生了什么?

不听话爱乱跑的小朋友当然是要打屁股的呀。
至于再之后嘛…我也不知道。
不过まふまふ那之后一个星期没有下床就是了。

快!
快告诉我你们会不会想看我写srmf!!
还有!!
这周末尽力srmf甜饼x1!!
运气好的话再加个mfsr的肉!!
rua!!!!!
(时隔多年终于想起来自己多年前是个写bl的

没错写不出文的我又发癫了
@是个叫雨墨的孩子
别拦我,
本靓仔要把腰骚断

诶多,因为感冒一直不好我打算开新坑了
学校系捏。゚(゚´Д`゚)゚。
现在头疼嗓子疼嘴里全是血腥味
鼻子还不通气
一打喷嚏连着好几个
喂喂再交叉传染下去
你们就要给我捐钱了!会出现各种血液病的!白血病血友病也说不定噢?!
所以本着一边拼命治疗一边疯狂diss病毒的心情
想开新坑
“我不吃药药你要老子说几遍呐啊!!!?”想拿这个做标题因为我的药真的太苦了ww
苦到五官会变形的程度ww
对了我要诉个苦。
话说为什么我给一个有红眼病还给我传染了的孩子说
“你离我远点红眼病传染”她就生气了…?
还说是中午哭了我故意的…
我哪知道你哭了我只知道你真的有传染病还给我传染了不少恶心东西
怎么这么矫情…
还摔东西踢桌子给谁耍脾气呢真是…
明明是自己给别人带来不便了怎么还理直气壮的呢?
顺带一提我感冒也是她传染的因为是同桌…

【唱见乙女向】pocky真好吃!!【第二弹】

第二弹是两位不常出现的尝试噢!
这边照顾的同时第一弹也请多多指教!
早上好噢!
唱见厨扩列渴望中,QQ的话置顶简介都有写
我躺列但是想增加列表唱见厨(苍蝇搓手
我一点都不高冷请来扩我!我是个天天哈哈哈的沙雕!
实不相瞒当时说写成濑的时候纠结了半天攻受
最后决定攻是因为对方是攻的话代入感强一些ww



成濑

“啊啊好无聊…”粉发的少女趴在地毯上,将手里的游戏机随手扔到一旁。“呐,有什么好吃的吗?”她转向你,微微歪着头,一双粉色的大眼睛盯着你。而你只是丢给她一盒pocky。“家里的零食又吃得差不多了,明天去买吧。”你在她身边趴下,自顾自抽了一根pocky叼在嘴里。“嗯。”她回过头十分自然地咬住了饼干的另一端开始缓缓靠近你。
你的视线区域逐渐被粉色占据,她身上的糖果味道随着一阵从窗户钻进来的风一起钻入你的鼻腔,漂亮的手绕到脑后取下了你和她束发的皮筋,你们的发散开,在注意不到的地方交缠着,仿佛打上了结难以分开。她白色睡裙上的蕾丝在你露出的大腿上蹭着引起一阵痒,糖果味道越来越浓,空气突然变得有些甜腻了。
你在最后一刻拉回了理智,一口咬断了饼干。而她只是笑吟吟地看着轻拍着脸的你,饶有兴趣。
“害羞啦?真可爱呢。”



しゅーず

难得的休息日要干什么呢?当然是躺在床上吃零食打游戏咯。
于是你就这么抱着switch享受着难得的清闲,男朋友在一旁抱着猫看你打游戏。
“要吃吗?”你将一根pocky叼在嘴里,空出一只手拿另一根在他面前晃了晃。而他手里捏着肉球,面对着你一脸温柔的笑。“你可以喂我吗?”
喂喂这样犯规了啊。
你伸手将凑到他的嘴旁却不见他像平常投食一样一脸满足地张口,他依旧保持这那个温柔的笑容,只是多了些腹黑感。“我想吃的不是这个呀。”他抬手将面前的小爪子握住,屈身向前一口咬住了你口中那根pocky的另一端。
就算它已经所剩无几了。
喂喂喂喂犯规过头了!!
他的唇角微微上翘着,漂亮的眼中温柔得仿佛能够将人融化,其中有一个一脸错愕的小小的你。温热的鼻息喷洒在你的唇上,他身上淡淡的花香将你包围。突然,唇上被柔软覆盖,他的吻不急不躁,温柔的辗转中是深深的爱意,微凉的唇上还残留着些许草莓的酸甜味,在口腔中缓缓散开不见。
良久,唇上那羽毛般轻柔的触感才消失不见。他抬手挠了挠后脑勺,似是想要掩去爬上耳尖的一点粉色。
“嗯…确实挺好吃的。”

【唱见乙女向】pocky真好吃!!

吃着pocky码文啦啦啦
实际上是有百奇和百醇两种ww
一个是外面涂层一个是里面夹心都好吃ww
大家最喜欢什么口味呢?(I ﹃ I⑉)
开学了可能会改周更或者更少因为初三了…
毕业了三个月日更是我的flag!
请等我!

まふまふ

休息日的你和他永远都是瘫在各种地方,吃零食打游戏,或者直接开始连续作业后的暴睡。
于是今天如往常的休息日一样,你们趴在床上看着推特。
你打开一盒红酒味的百醇叼了一根在嘴里,又回头注意着手机。而一旁的まふまふ却抬起头看了你一会儿,视线时不时在那根还有四分之三的饼干上飘着。他抬手摇了摇你的肩,小奶音有了些撒娇的意味。“小女巫我也想吃…”“嗯?”你听到他的话只是将盒子推向了他,嘴里的饼干只剩原来的一半。
不是这个啊…
まふまふ在心里默默吐槽着你突然出现的直男感,突然好像看到了什么特别有意思的东西一样发出了杠铃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女巫快看这个哈哈哈哈…”
就在你转头的一瞬间他凑过来叼住了饼干的另一端。
他的俊脸一点一点地靠近着,你直接呆住了不知该作何反应。在越来越近的过程中他闭上了眼睛仿佛在期待着什么。就在只有不足一厘米的时候你微微颤抖了一下,一小截饼干的掉落宣告了脸红心跳的结束。而まふまふ咀嚼着嘴里的饼干小声嘟囔着。“诶——还想和小女巫kiss来着…”听到这话,你“噗嗤”地笑了。等他吃完之后直接吻上了这个小朋友的薄唇。
“まふくん你可别是个小傻子。”



そらる

午饭过后的你瘫在了沙发上,而洗完碗的他从厨房出来也一样躺在了你的身边。
“啊…累死了…”蓝发的男人发出了一阵哀嚎一样的声音,而你挑了挑眉并没有理他,只是拿过一盒pocky吃了起来。
男人突然一个翻身坐了起来,流畅的动作有点吓到了你。“怎…怎么了そらるさん…”“没什么,看会电视找不到遥控板了。你看看是不是被你压住了。”你起身找遍了身下并没有看到遥控器,却在男人的屁股后面看到了。你伸手拿过了它,顺手拍了一下そらる的屁股。“明明被你压住了。”“好吧好吧…”
于是你获得了そらる的膝枕待遇。他坐着,你躺着,头还枕在他的大腿上。你撕开pocky的包装拿了一根往嘴里塞,又拿一根举到他的嘴边。“そらるさん这个超好吃的哦。”而蓝毛只是看了一眼你手中的饼干,“不吃,太甜了。”
“诶——そらるさん尝一下嘛真的超好吃的…”他对你的撒娇耍赖一向没辙,抬起漂亮的手抓住你高举的手拉向一旁。“我吃,好了吧?”他俯下身,在你叼着的饼干的另一头咬下了一点。
“真的甜得发腻。”他看了看脸红成大苹果的你。
不过挺喜欢的。他吞下了这句滚到了嗓子眼的话。



luz

今天的你又在吃零食发呆,嘴里叼着一根百奇半天没见变短。
“啊嘞?小猫咪又在发呆吗?”他溜进你的房间看到的就是一动不动的背影。“诶?啊笨蛋luz谁让你进来的!”这下好了,桌上一沓他的专辑和电脑里播放着的特典DVD被发现了。“哦?没想到啊小猫咪这么喜欢我?”他带些调侃意味地笑着,这是你第无数次感到这个天然的傻子很欠打。
“我不…”你转过身面对他,他却迅速俯下身叼住了那根百奇露在外面的一厘米。他的唇覆在你的唇上蹭了蹭,见你没反抗便直接吻住了你。甜腻的牛奶味在口腔蔓延,他灵活的舌四处掠夺着将牛奶味充满两人的口腔。他一手拥在你的腰上,另一手按在你的脑后生怕你推开他一样。逐渐紊乱的呼吸声给空气染上了些微妙的色彩,他却突然在身下支起了小帐篷的时候放开了你。
“呼…小猫咪你真可爱啊…”
现在还不到扑倒的时候,只能悲催地自己去洗手间解决了。
冲了个澡出来的他将趴在床上的你压在身下,漂亮的唇凑近了你的耳朵。“小猫咪这么喜欢我,我很开心哦。”“都说了没…!”正欲回头的你突然卡住了一样,想起了不久之前差点因为回头而失身的事情。
“嗯?”
“喜欢你行了吧…”你将脸埋进身下的被子里,闷闷地开口。



天月

结束一天劳累的你顶着死人脸回到了家,打开门被天月一个阳光的笑清理掉了疲惫。
吃饭,洗碗,看电视。
他突然屁颠屁颠拿来了一盒百奇,蹲在你面前闪着星星眼盯着你。
“呐呐,我们吃这个好不好!”
“诶?”躺在沙发上撑着头的你看了看他,感觉好像有一条看不到的尾巴在飞速打转。“好啊。”扛不住他充满期待的目光,你从沙发上下来坐在了他的旁边面对着他。而他像个被奖励了糖果的小孩子一样开心地晃了晃脑袋。
他叼起一根饼干充满期待地盯着你,而你装作无奈的样子凑上去咬住了另一端。你一点一点地啃着饼干,一点一点地靠近他,而他的脸在以可见的速度变红,从脸颊红到耳尖。
就在你快要亲到他的时候他突然伸出左手捂住了眼睛向后倒去,另一只手把你捞在怀里使你跟着趴在了他的身上。
“呜——”他的两只手都捂在了脸上,试图掩饰自己红的仿佛能滴出血的面部。
“怎么办啊快要亲到了啊你太可爱了啊…”他小声念叨着,声音逐渐变小。而趴在他身上的你愣了一下,脸上也沾上了些粉色。
“…笨蛋月子。”



赤ティン

要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无聊中的你此时趴在赤ティン的背上玩着他的小辫子。
他擦拭着他的宝贝鱼竿,默许了你的胡作非为。
“呐ティンさん,”你开口,顺手摘下了刚才别在他头上的蝴蝶结。“你说如果把鱼竿换成pocky会怎么样啊?”转身,拿pocky,回来趴好,动作一气呵成。
“嗯?”他的手突然一顿,将鱼竿小心放回袋子靠在墙上放好回头看着你。“嗯…没想过。那么脆会立刻断掉的吧。”他从你手中的盒子里拿过一根pocky叼在嘴里有些口齿不清地说。
“诶…可能吧。那是什么口味的来着?”你头也不抬地问着他,眼中是lof上各位太太的画。“你要不要尝尝?挺好吃的。”他没有回答你,只是回头坏笑着将脸靠近了你。
“好啊。”
那一天,阿卡婷终于想起了,被撩神女朋友支配的恐惧。
以及深深后悔起了自己刚才的作死行为。
赤ティン实际上很容易害羞。所以在你咬住饼干另一头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抹粉色。他愣愣地看着你,而你只是一点一点地咬掉饼干,凑近他的小肉脸。
你在他的唇上轻轻一点便离开了,留他依旧愣在旁边脸红得像是漂亮的鲑鱼籽,好看,好吃。
“唔喔哦哦哦@%#%#*~@%”好久才反应过来的他开始用他的tin语瞎喊着,捂着脸到处翻滚。
“死丫头你这是引诱犯罪哎…”

这就是你们一天到晚不写文的鸢咕咕
和cp的沙雕日常
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讨论起了蟑螂
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我觉得吧
我挺有写战斗文的资质的。
真的。 @是个叫雨墨的孩子

突然剧透

各位喜欢什么口味的百奇或者百醇呢?
我的话喜欢牛奶的,巧克力的,还有抹茶的和草莓的。(甜味爱好者
百醇红酒味激推!!
那个超好吃啊!

以及这次的文啊,lof这边发的会比QQ发的多些东西噢(I ﹃ I⑉)

开学之前来一波丑比洗粉现场ww
震惊!你关注的鸽子竟然长这样!